发表于 2016-09-10 00:08:32

聋哑情侣在沙溪镇涌头村象哺山伙同他人殴打抢劫聋哑夫妇

9月6日上午,市中级法院公开审理了一宗抢劫案。这起案件的被告人和被害人都是聋哑人,他们因为感情纠纷而引发了一场抢劫伤人致死案。在沙溪镇涌头村象哺山,6名聋哑人对一对聋哑人夫妇拳打脚踢,只抢得了两部手机、250元现金并从银行卡里取到900元现金,聋哑人阿海被殴打致死,留下妻子和两个年幼的孩子。

    ■聋哑团伙劫财酿出命案

    由于案件所有被告人和被害人都是聋哑人,市特殊教育学校的两名老师受邀参加庭审,担任手语翻译。这起抢劫伤人致死案发生在2015年10月2日,沙溪镇涌头村象哺山。

    当日,李某莲(女)与唐某刚纠集易某贵、邓某界、刘某勇、张某胜等人到沙溪镇,预谋报复阿海、阿莉夫妇(化名,均为聋哑人)并抢劫他们的财物。当晚9时许,邓某界、张某胜根据唐某刚的安排,将阿海、阿莉诱骗到涌头村象哺山上。

    唐某刚等人以拳脚、木棍、啤酒瓶殴打阿海的身体和头部,对阿莉施以勒脖、捂嘴、脱衣、蒙面等暴力手段,抢走阿海的一部手机、一个钱包 (内有250元现金)及阿莉一部手机,致阿海死亡并丢弃于象哺山上后,挟持阿莉离开现场。

    后刘某勇因害怕阿莉报警,在广州火车站附近将她放走。次日,李某莲等人到银行柜员机从阿海的银行卡中取走900元。2015年10月8日,阿海的遗体在象哺山上被发现。经市公安局法医鉴定,阿海颈部受压或头部、胸部受钝性外力打击都可能导致其死亡。

    这一犯罪团伙成员相继落网,最后一名成员张某胜于今年2月16日被抓获。6月16日,检察机关对该犯罪团伙6名成员以抢劫罪提起公诉。

    ■无声世界里的爱恨情仇

    这起案件的被告人和被害人之间的情感关系,是悲剧发生的起因。被告人李某莲与死者阿海曾是夫妻关系。双方离婚后,阿海与阿莉结了婚,李某莲则和唐某刚成为男女朋友。在法庭上,公诉人和辩护人轮流对几名被告人发问,案件背后的纠葛逐渐清晰起来。

    李某莲说,她是2014年12月4日和阿海离的婚。“他说要离婚的,他有其他的女人。”李某莲知道,阿海口中的其他女人,就是阿莉。“知道这件事情之后,我心里没多想,就继续工作。”李某莲后来和唐某刚成为男女朋友。

    但在唐某刚看来,李某莲和阿海的分手并不是她所说的那么平淡。“李某莲和阿海的关系不好。”不过,多名被告人都指证唐某刚,是唐把他们以介绍工作的名义纠集在一起,预谋要抢阿海的财物。

    在象哺山那晚,唐某刚叫邓某界脱了阿莉的衣服,李某莲打了阿莉,并使劲扇了阿海几巴掌。阿莉回忆说,当时唐某刚给了她一把钳子,逼迫她剪断阿海的手和下体。在阿海不省人事后,他们把阿海拖到了山上的草丛里。

    案发后,几名被告人瓜分了从银行卡取来的现金。邓某界和易某贵一起去北京旅游,唐某刚和李某莲则到北京找装修工的工作。刘某勇回到山东的老家,连续参与了三起飞车抢夺案件。

    ■其中三名被告人获谅解

    在法庭上,李某莲、邓某界和易某贵向法院提交了被害人家属的谅解书。“李某莲在家比较善良的,但是离婚之后,她的品行怎样不清楚,希望法庭考虑到孩子方面,可以对她从轻处罚。唐某刚在学校时经常打老师,性格恶劣。易某贵的母亲多次来我家忏悔。刘某勇向阿海借了钱,说还钱,阿海就只收了他200元。邓某界的家属给我们15000元。”阿海的哥哥说,这次来中山,看到弟弟的遗体很伤心。“希望法庭对被告人按照法律来处理。”

    李某莲的辩护人在庭审快结束时说,阿海和李某莲还有两个未成年的孩子需要李某莲照顾抚养,现暂养在阿海父母家中,但两老人家已年迈无力抚养两名孩子,加上生活实在困难,希望法院酌情考虑其家庭状况及李某莲的行为表现,请求减轻或从轻处罚。

    检察机关认为,唐某刚等人结伙以暴力方法抢劫他人财物,致一人死亡,他们的行为都构成抢劫罪。此外,刘某勇有犯罪前科,案发后还多次抢夺他人财物,情节严重,他还触犯了抢夺罪,应该数罪并罚。同时,唐某刚等人是又聋又哑的人,依照相关法律规定,可以从轻处罚。该案择日宣判。

    在检察机关提起公诉后,被害人的家属向法院提起了刑事附带民事诉讼,索赔死亡赔偿金、丧葬费等共计93万余元。
查看完整版本: 聋哑情侣在沙溪镇涌头村象哺山伙同他人殴打抢劫聋哑夫妇